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好局、起好步
听第一书记讲述扶贫故事:总书记叮嘱我们“努力向前跑”
李克强:灵活就业支持政策要对农民工和城镇居民一视同仁

家有“恶婿”酿悲剧 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为何从轻判罚?

发布时间:2019-12-12  来源:央视网  字体大小[ ]

  2018年9月,河北邢台男子王某岗到妻子孟某芳的娘家商量离婚事宜时,双方发生口角并打斗,后王某岗被妻子及其娘家人合力殴打致死。近日,这起引发社会关注的“恶婿上门滋扰被合力致死案”在河北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4名被告人获刑,并当庭均表示不上诉。

   原标题:家有“恶婿”酿悲剧 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为何从轻判罚?

  央视网消息:2018年9月,河北邢台男子王某岗到妻子孟某芳的娘家商量离婚事宜时,双方发生口角并打斗,后王某岗被妻子及其娘家人合力殴打致死。近日,这起引发社会关注的“恶婿上门滋扰被合力致死案”在河北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4名被告人获刑,并当庭均表示不上诉。

  审判长:“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孟某芳,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二、被告人孟某林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三、被告人王某苏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四,被告人孟某涛犯帮助伪造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1

  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被害人王某岗与被告人孟某芳系夫妻关系。王某岗常对孟某芳实施家庭暴力,孟某芳不堪忍受提出离婚,被王某岗拒绝后离家出走。王某岗为寻找孟某芳多次到其岳父母家滋事,经行政拘留处罚仍不知悔改。

  2018年9月12日,王某岗在岳父家协商离婚期间,与妻子孟某芳发生口角,孟某芳先打王某岗耳光后,二人发生打斗,孟某芳与父母用屋内的木棍打击王某岗头面部、胸部、臀部、大腿等部位致王某岗倒地,孟某芳持木棍继续打击王某岗头部,致使王某岗死亡。

  法院审理查明,孟某芳等4名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相关规定,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各自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以及社会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案件背景】长期家暴妻子 死亡威胁岳父一家

  根据案件资料显示,被害人王某岗对被告人孟某芳长期实施家暴,孟某芳的娘家人也遭到了长期滋扰和威胁。在案件发生后,孟家所在的中和庄村有上百名村民签署联名信,呼吁法院轻判4位被告人。那么,孟家人在案发前究竟遭遇了什么样的经历呢?

  这里是邢台市西部一个有200多户人家的村庄,离村口不远就是村民孟某林的家,尽管不算村里的富裕户,但是在老孟夫妇辛勤经营下,家里的日子也是过得有声有色。

1

  然而,自从2016年女婿与二女儿开始闹离婚以后,老孟家的平静生活被彻底打破。那一年,女婿王某岗出轨前女友,并且为了跟前女友结婚,他胁迫妻子孟某芳离婚,但是此后王某岗与前女友结婚的目的并未实现。

  大女儿孟丽:“王某岗他前女友发现他人品太不行了,他前女友就跟他跪着说,以后咱各走各的路。他心里就感觉他离婚了,他前女友又不跟他过,他就拿着刀去人家里,把人家俩都捅伤了。是我妹妹给他东奔西跑,好像是也拿了人家谅解书才判了他10个月。”

  为了家中的一双儿女,孟某芳不仅同意了丈夫复婚的请求,而且还为王某岗减轻刑罚到处奔走。然而,孟某芳的百般忍让换来的却是丈夫变本加厉的家暴。

  孟某芳舅舅:“打的指头马上就掉了,一个大口子,眼看就掉了。孟某芳不敢在家,去北京打工去了。我哥哥看着可怜了,给了我外甥女几百块钱,出去打工了。”

1

  案件资料显示,2018年年初,因为不堪忍受王某岗长期的拳打脚踢和死亡威胁,孟某芳选择离家外出打工,并向法院起诉离婚,后因王某岗做出戒酒、不再家暴等承诺,孟某芳又撤诉。此后王某岗一旦找不到妻子,就会去岳父老孟家里闹事、威胁,老孟夫妇不堪其扰。

  为了躲避女婿王某岗的滋扰,老孟夫妇想尽各种办法,甚至躲到了一处废弃的小屋里过夜。根据当地警方的报警登记表可以看出,因为王某岗上门闹事,老孟一家曾经多次向派出所报警,但并没有起到威慑作用。

  当天,王某岗酒后又一次来到孟家找妻子孟某芳,对着大门大声辱骂,还用砖头将孟家大门损坏。孟家的两辆轿车,一辆被其烧毁,另一辆被其驾车撞坏。当地公安机关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王某岗作出行政拘留15天的决定。

  大女儿孟丽:“我们村里上岁数的老奶奶都抱着我胳膊说,你爸你妈太冤了,说我父母都不敢在家待着,你去看看你爸你妈都在哪睡了?王某岗就说了安摄像头也不顶事,他说报警也不怕。”

1

  儿子孟某涛:“2018年6月30号快晚上了,我爸给我打电话,有一种想哭的那种感觉,说家里边粮食补贴的卡在哪放着, 告诉我密码是多少。然后我说爸你给我说这个干什么,然后我就问我爸,是不是王某岗他又来家了?我爸说是。”

  案件资料显示,2018年9月12日,孟家人正在给去世不久的姥姥烧纸钱,王某岗给妻弟孟某涛打电话,称要来协商离婚事宜。在协商期间,王某岗与孟某芳发生口角,继而发生打斗,随后,老孟夫妇也参与殴打王某岗,致王某岗死亡。

1

  【审判背后】情理法宜相通相融

  被告人孟某芳及其父母长期遭到王某岗的滋扰、威胁,在躲避、报警等各种手段使用了都无效的情况下,最后忍无可忍地将王某岗殴打致死,这种情况算不算正当防卫呢?法院最终认定被告人孟某芳及其家人犯故意伤害罪,为什么会从轻判罚呢?

  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孟某芳及其父母不能正确处理婚姻家庭矛盾,持木棍共同伤害被害人王某岗,被害人倒地后孟某芳继续打击被害人的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被告人孟某芳及其父母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侯春平:“正当防卫我们认为是构不成,因为正当防卫应该是考虑在案发时被害人是否对被告人有不法侵害。那么在这之前的这些行为,不能够成为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所以我们认为不构成正当防卫。”

1

  另外,被害人王某岗对其妻子孟某芳多次实施家庭暴力,致使其妻离家出走,王某岗为寻找其妻子多次无端到其岳父母家进行滋事生非、威胁侮辱。被害人王某岗对案件的引发具有严重过错。

  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侯春平:“同时我们还有一点考虑,案发那一天是给孟某芳她姥姥烧服三纸的日子,咱们大家也都知道,民间对丧礼也非常看重。在这期间亲人去世,亲属心情都非常悲痛,你在这个时候到孟某芳家里,提出两个人婚姻的事,我们认为这无疑是火上浇油,也是导致被告人孟某芳家人当时情绪失控发生的这个案子,也可以说本案也属于一种激情犯罪。”

  案发时,王某岗的不当言行极大地刺激了孟某芳,导致其情绪失控,造成犯罪事实的发生,孟某芳属于激情犯罪。在犯罪过程中,被告人孟某芳及其父母均持木棍殴打被害人王某岗,均是主犯,但被告人孟某芳在共同伤害中的作用明显大于其父母。

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侯春平:“考虑孟某芳有自首情节,同时被害人存在着严重过错程度,结合最高人民法院第7次刑事审判工作会议,也提出刑事审判要兼顾天理、国法、人情。我们也充分考虑这三个方面的因素,在这个案子中,被告人的村里边有近百名村民也写出了联名信,要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也反映出当地民众对这起案件的认识。”

1

  【专家点评】面对家暴要说不 学会用法律武器保护

  面临丈夫王某岗的长期家暴,孟某芳显得非常无助,娘家人的有限帮助,换来的是王某岗的不断滋扰、威胁,所以孟某芳一直采取隐忍的态度,最终酿成这起家庭悲剧。法律专家指出,目前家庭暴力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面对家暴,被害一方应该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同时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也要及时介入调解。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家庭暴力不是一个家丑问题,家庭暴力本身是一个对人的基本权利,对女性,主要受害者是女性,对孩子的一个侵害。我觉得这个行为不要把它看得很淡,认为是个家庭的家丑不能外扬,普遍忍受,将来有一天很可能会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所以这种事情不能容忍。”

1

  根据2016年3月1日正式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其中第二十三条至三十二条有了对受害一方具体的保护措施,包括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应当在七十二小时内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或者驳回申请;情况紧急的,应当在二十四小时内作出。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现在要严格按照反家暴法的规定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不单纯是到法院起诉离婚,也不单纯是到法院仅仅申请禁令。现在你可以看反家暴法中把好多的基层组织也作为了包括调解包括制止侵害的一个重要的机构,比如说妇联,比如说村集体,比如说派出所,他们都有法定的职责。”

中国法治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